一个胃全切癌症患者的重生
VCARE CLINIC


一个胃全切癌症患者的重生
2018-1-16

(图为胡锦涛看望军医华益慰)

十年前,知名肿瘤专家华益慰医生去世,《健康时报》刊发的文章《名医华益慰最后的日子:没想到手术会这么痛苦》记录了他生前最后的时刻:曾为无数患者做过肿瘤手术的他,却未能改写自己患癌胃全切后所遭遇的种种痛苦,继食道反流、肠梗阻后,出现心功能不全、全身水肿、肝肾功能异常,最后全身衰竭,痛苦离去。

十年后,整体医学的出现为病人提供了一个新的选择:在保证生命质量的同时,继续有尊严地活着。同样的罹患胃癌,同样的胃全切手术,同样的术后并发症,他的生命却得到了延续……

温爷爷的故事

80岁的温爷爷,曾是一名教育口的机关领导,退休后被学校返聘做专家指导,平时身体很好,养养花种种草,享受着悠然惬意的退休生活。

8年前的一天,他突然感觉腹部剧烈疼痛,到医院做检查后被确诊为胃癌,所幸不是晚期。在家人的隐瞒下,医院为他安排了胃全切手术。直到出院前一天,他才得知自己的胃被切除了。

胃都没了还能活?温爷爷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他查阅了很多资料,了解到胃全切之后,医生会用肠道的一部分做成类似胃的食物储存区,但是这个小小的储存区远远不及胃的容量,所以每次吃饭只能吃一点,一天需要吃好多次。

温爷爷想,算了,少吃就少吃一点吧,能活着就已经是幸运了。

但事情的发展总是比想象的更为复杂。很快,温爷爷出现了接二连三的并发症。

首先是食道反流。大口大口的苦胆汁及粘稠物吐得身上、床上到处都是,严重时把嗓子都糊上了。

其次是严重的咳嗽、痰内带血,温爷爷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肺癌。他走访了多家医院,做了CT、肺镜,甚至肺部穿刺等检查,可没有找到咳嗽的原因。

有一家医院无法确诊,直接建议按肺结核治疗:症状改善就确诊为肺结核,继续抗结核治疗;没有效果就排除肺结核的可能。在服用两天抗结核药物后,温爷爷的咳嗽不仅没有消失,胃口也尽失了,原本还没完全康复的身体,一下子更虚弱了。于是他坚决不再服药,放弃了这种“猜想式”治疗。

最终,温爷爷在一家三甲医院确诊为吸入性肺炎,由于食物反流颗粒被吸入肺部而引起肺部损伤,出现了痉挛性咳嗽、浆液性泡沫状痰并伴有血丝等症状,也出现了肺部细菌感染。

对于细菌感染,西医医生通常的做法是使用抗生素药物杀菌治疗,医生为温爷爷开了多种抗生素药,并嘱咐他躺下时要把胸部、头部垫高,防止食物反流。如此,食道反流和肺炎貌似得到了解决,但是接下来抗生素又带来了另一大麻烦。

老病友的逝世

众所周知,抗生素最重要的作用是杀菌,可人体里除了坏的细菌,还有好的细菌。特别是肠道菌群,不仅和消化营养有直接关系,更是维持机体免疫系统平衡的重要存在。

在服用了医生开的抗生素后,温爷爷开始出现便秘症状,排便不畅,平均5-6天排便一次,如此长期反复,导致身体缺乏营养,变得越来越消瘦,同时还出现了发烧、胀气、严重贫血。

就在这时,温爷爷闻知了老病友去世的消息。

他和温爷爷住在同一间病房,患了同样的癌症,做了同样的胃切除手术。之前他们经常打电话一起交流,而在不久前,老病友由于肠道功能受损,面临着和他同样的营养吸收问题,最终离开了人世。

这对于身体极度虚弱的温爷爷来说,是一次心理上的极度打击。此刻的他,由于胃口尽失,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,他感觉留给他的时间也已经不多了。他把儿女们都叫到一起,准备着手安排之后的事情。

 

维元诊所的出现

在弥漫着悲观情绪的家庭会议中,女儿提出,要不要去朋友介绍的维元诊所试试。

温爷爷事后说,第一次来到维元诊所时,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,纯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。

来到诊所后,拥有20年功能医学经验的洪医生接待了温爷爷,在经过详细的问诊后,洪医生初步判断,由于抗生素的使用,病人肠道内菌群生态可能出现失衡,还判断,病人可能对牛奶等食物存在慢性食物不耐受,由于胃功能缺失,加之肠道无法吸收营养,体内营养存储缺乏,进而导致各个器官功能下降,出现了消瘦、浮肿、身体疲乏等症状。

洪医生向温爷爷解释了人体的六大系统关系图,也即是维元一直提倡的整体医学观。洪医生告诉温爷爷,人体是一个各部分相互联系、相互制约的有机整体,体内任一系统失衡都会影响其他系统。只有去理解人体的各个部分及各个部分之间的相互联系,并利用科学的检测技术,去分析人体内的的生理代谢循环状态,才能追本溯源,了解人体出现功能下降的病因。

 

在洪医生的建议下,温爷爷做了肠道菌群分析检测、慢性食物不耐受检测、全套有机酸代谢分析、同型半胱氨酸检测及肝脏解毒功能分析。

 

在肠道菌群分析中发现,病人的肠道菌群受到抗生素药物破坏,出现明显失衡,这使得病人胃口降低,食欲不振,排便不畅。

在慢性食物不耐受检测中发现,病人对牛奶、鸡蛋等食物慢性不耐受,这些不耐受食物会被机体视为外来入侵的抗原,出现一系列的慢性病症。

在全套有机酸代谢分析中发现,病人能量供给不足,导致线粒体能量生成障碍,能量不足即会出现:疲劳,活动力下降,体力不佳,加速老化等。

在同型半胱氨酸检测中发现,病人的同型半胱氨酸偏高,说明其心脑血管疾病的风险很大。同型半胱氨酸是蛋氨酸循环的中间产物,会损伤血管内皮,增加低密度脂蛋白的氧化,促进血栓形成。

在肝脏解毒功能分析中发现,病人的肝脏解毒能力下降。抗生素等药物的使用,导致肝脏的负担过重,毒素无法排出,更加重了病情的恶化及病症的多发。

 

 

重获新生

(图为温爷爷与维元诊所洪作行博士的合影)

接下来,洪医生为温爷爷提供了个性化的整体医学干预方案:

1

采取循环饮食疗法,尽量不食用慢性不耐受食物,制定科学的个性化饮食调理方案,减少肠道消化负担,避免肠道受累,减少肠道表皮黏膜受损;

2

外源性补充体内缺乏的营养物质和益生菌,重塑肠道菌群生态平衡,提升体内营养储存,加速细胞活力,促进代谢。

经过几个月的治疗,温爷爷发生身体出现了各种积极的变化。

“便秘已彻底解决,排便频率也很正常,每天早上排便一次;脚踝也不肿了;能吃饭还想吃肉,现在饭量比以前大很多;有力气了,走路也有劲;原来手脚冰凉,现在手脚基本不凉了……”。

其实用特别通俗的语言来解释,吃的下饭了,有营养了,身体恢复了能量的摄入,各种病症也就逐渐消失了。

当我们提出,希望将温爷爷作为维元整体医学的案例时,他欣然接受了。他说,是维元诊所挽救了他的生命,让他又一次重获新生。

 

当看见这位80岁的老人,在提及老病友去世时的悲痛,在提及治疗后的积极变化时的哽咽,让我们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理想,希望借由整体医学的逻辑,提高更多患者的生活质量。

 

维元的理想

在现代医学空前发达的今天,临床治疗拯救了很多肿瘤患者,但在肿瘤术后康复领域,西医仍然有很多空白。

分科的局限性,更容易让临床治疗忽视不同器官之间的协同性。而我们要再一次提出:

人是一个整体,治疗要以人为中心,而非以疾病为中心

放弃门户之见,将各种有效的医学治疗手段,在整体医学观基础上融合,结合前沿的生物检测,寻根溯源,根据每个个体的情况,找到疾病出现的原因,并采取个性化治疗,治病于根本,才能提升自愈能力,达到既防病于未然,又治病于标本的目的。